歡迎來到陶瓷信息網網站!
網站首頁 設為首頁加入收藏
陶瓷信息網 > 陶瓷文化 > 導航 >

紫砂文化:弘揚紫砂文化應做為一種社會性事業

紫砂文化:弘揚紫砂文化應做為一種社會性事業

陶瓷文化 中國古代瓷器文化 簡一瓷磚

2021-07-19

陶瓷文化。

英國前首相布萊爾到北大訪問,北大以紫砂壺相贈。北大文化研究與發展中心主任趙為民教授在寫給布萊爾的信中,不僅傳達了中國的紫砂文化和茶文化“精行儉德”的精髓,更傳遞了中國文化“和”的精神。而早在4年前的5月,北京大學就曾將一把紫砂壺贈送給時任聯合國秘書長的安南,在將中國傳統文化傳遞給世界的同時,也贈與世界“心平氣和”。

4年前贈安南“心平氣和”,4年后贈布萊爾“月白風清”。兩次“相贈”使紫砂參與到了世界性的文化事件當中,從而備受關注。

紫砂作為一種泡茶的器皿,與茶文化息息相關。一方面,紫砂的審美情趣在泡養中產生;另一方面,茶文化也因為紫砂壺的特性得以發揚光大。此次贈與布萊爾的這把紫砂壺名為“清風”,簡單質樸,不求奢華喧鬧,體現了中國茶文化“精行儉德”的精神,也體現了布萊爾倡導的當今世界低碳生活的理念。贈送紫砂壺實際上贈送的是中國茶文化、紫砂文化中“精行儉德”的精神,也是希望世界人民都能夠靜下心來品茶,少一些浮躁,多一些愉悅,在心平氣和中思考問題,反省自己,尊重別人。在這把壺上刻有一首詩:“不茍俗塵素業隆,歡欣寂寞苦茶中。紅爐點雪難留跡,嬌女吹噓肯用功。身有所依皆掛礙,心無臆想自神通。一壺了卻千般累,月白風清萬里同”。在大家不懈的努力下,萬里世界一定能夠進入“月白風清”的境界。

“美”應該是一件藝術品最直觀的價值體現。紫砂的美是在泡養當中產生的。開水的注入會使紫砂產生變化,那種玉潤的神態會讓人感到十分美麗。而且在使用的過程當中,紫砂也會發生不斷變化,這正是紫砂獨有的魅力所在。如果一把壺不能泡茶,只能做陳列品的話,價值會失去很多,它本身的優勢也無法體現。

其次,紫砂能夠成為具有藝術韻味的收藏品與文化是分不開的,也與文人的介入是分不開的。陳曼生對于紫砂的發展貢獻很大,中國的紫砂文化也是到曼生壺時期形成了一個發展的高峰。當時的紫砂因為有了文人的介入,體現出了十足的文人氣息,品位、神韻等都有了不一樣的精神寄托。但是,并不是一把壺上刻有詩句就可以叫做“文化”,什么樣的造型適合什么樣的泥料,應該刻什么樣的詩句,能夠體現什么樣的情感,都很有講究。歸根到底,還是需要有較深的文化底蘊。

那么怎樣才能創作出一件好的紫砂作品呢?如果把紫砂作為一件陳列品的話,紫砂壺沒有太大的優勢。因為從美感上來講,紫砂較美玉略遜一籌,也不似玻璃晶瑩剔透,不似瓷器造型豐富,也不似木頭那樣有韌性和表現力。但是泡茶卻是其他器皿無法替代的。因此,紫砂和茶的融和很重要。同意這個理念的話,在設計紫砂上就會有這樣一個原則必須對茶和茶性有所了解。研究什么樣的茶用什么樣的壺來泡,味道才能更好地體現出來。肚子大一點、小一點;口蓋大一點、小一點……都有講究。一定要充分體味喝茶人的心情,從使用性上去考慮才能創作出好的作品,第二步就是怎么設計紫砂造型。色彩、造型、泥料……都是從美學角度來講必須要講究的。粗獷的造型用粗砂,能夠體現顆粒感;纖細的造型用細膩的砂料,可以感受線條的流暢。而且,同一個造型用不同的泥料都很有講究,做出來的作品感覺也不盡相同??偟膩碚f,創作一把好壺是不容易的。它體現的是設計者對紫砂文化的理解和美學的理解。

現在市場上有這樣一種趨向,就是大家都過分地追求作品的精細程度,比如壺蓋是不是嚴絲合逢等,過多地對工藝苛求,而忽略了對神韻把握。為什么前人的作品很經典、很震撼?因為一把壺耐看是很重要的條件。無論是光器、花器還是筋囊器,設計得合理就好,不需要畫蛇添足地過多裝飾。因為從便于泡茶的角度來講,過分繁縟并不一定就是好事。

現在有好多工藝美術大師們都在致力于創新,而且都取得了很好的成就。比如“曲壺”就是一把中西文化交融的經典作品,創新得非常成功。在紫砂的創新中,一定要尊重紫砂的本色之美,從前人到現代,經歷史沉淀下來的經典的東西就是體現紫砂本色之美的作品。因此,在紫砂壺創作中,必須正確處理好傳統與現代、繼承與發展的關系,只有堅持“守正創新”的原則才是創新正道。

紫砂的事業不是一個人的事業,應該成為一個社會性的事業。一個文化如果太自我就會沒有生命力,也經不起歷史的考驗,難以成為真正的文化。

從另一方面來講,現在社會物質化的傾向很嚴重,很多人沒有時間,也不愿意與人面對面地進行交流。喝茶就提供了這樣的機會,讓更多人可以增進交流,而這種交流可以讓人們少一份浮躁,多一份真情,是多么可貴和重要。

總的來說,弘揚人文精神,提升中國紫砂文化,紫砂的春天,一個新的歷史階段就會來到了。

編輯推薦

陶瓷文化:紫砂茶器收藏演變成一種生活方式


呂俊杰制御璽壺福建東南2013春拍

吳鳴制瓜藤系列茶壺福建東南2013春拍

象牙側把霰形純金急須福建東南2013春拍

古時,茶具與茶器是兩個含義截然不同的詞匯,分類相異。然而,隨著飲茶方式的逐漸演變,兩者的指稱及功能皆合二為一。所以,如今我們所說的茶器(茶具)之使用、收藏范圍實際已有所縮小,主要指飲茶用具。因現代生活、文化水平的提高,使得茶器處于產量大、種類豐富、制作創意層出不窮的繁盛階段,亦使越來越多的收藏愛好者將目光投向茶器領域,并在不知不覺中,使茶器的收藏滲入生活本身。

茶器之所以如此貼近生活,實則有兩個重要的影響因素。一在于茶器本身的收藏門檻較低。與較為高端的收藏品相比,茶器的價格區間較大,萬元一把有之,十幾元一把亦有之。有興趣的收藏愛好者可以上千、百元的價格入手,作為茶器收藏的入門。二在于茶器的實用價值。一般古董基本藏而不用,僅可作為觀賞保值。茶器則不同。它的實際功能作用降低了收藏者的購買風險,吃藥在所難免,然能為所用則可在一定程度上減少損失。

此外,茶器收藏之意義在貼近生活的基礎上,是提高生活品質的途徑之一。

首先是茶器所富有的審美價值。我們從茶器的鑒賞中獲取審美趣味,可從茶器的手工評點開始。一般來說,茶器形態上點、線、面的過渡轉折是否自然順暢,是突顯其整體氣質的關鍵。以紫砂壺為例,大抵來說,壺鈕、壺口、壺肩、壺腹、壺底、壺流及壺把等處,是基本的鑒賞部位;涉及細節處,又可對其鈕座、蓋面、流口、流基、過渡、把基、把內圈等形體構造進行把關。

觀形之外,茶器表面的雕工、書畫,可大大提升茶器的審美程度。精致的雕刻紋路及書畫描繪,是熟練的手工藝人賦予茶器本身最基本的觀賞要素。如若茶器的制作出自名家之手,蘊含藝術家的個人創作理念及精神,則可使茶器富有文化意味。如紫砂壺面上的款,或瓷茶具上的山水茶壺,窯器為上,又以小為貴,每一客壺一把,任其自斟自酌,才得其趣。紫砂壺于明中期為茶人發掘,泥質介于陶與瓷間,溫潤質樸,符合文人氣質,故受文人喜愛,須日日用手摩挲,以體溫煨之,使其呈現珠圓玉潤之形態。

早時,陳曼生獨自設計壺形,更邀當時的工藝大師楊彭年依其設計制作茶壺。楊彭年所制茶壺頗得陳曼生贊賞,那些精致茶壺上看似漫不經心的褶皺,成為陳曼生把玩茶壺的樂趣所在。

現在,人們除了延續這一傳統把玩習慣外,亦普遍以養壺作為生活消遣。收藏的紫砂壺可每日接受茶水滋潤,經年累月,則外類紫玉,內如碧云,又自發黯然之光,入可見鑒。茶人與所養之壺在時間沉淀下則會培養出一股默契,其中滋味,不足為外人道也。

以手體驗茶器之質感,是為一種享受。而人之五官,在日常生活飲茶中,亦可通過茶器來品味茶文化。

俗話說,茶壺以宜興砂者為上,茶杯則以潔白、純白為佳。觀茶色,則白瓷最宜,是眼所能見的享受。水入壺中的潺潺細水聲,悅耳動聽,是耳朵能聞的享受。所泡的茶由紫砂壺盛之,不奪香氣,飲前輕聞,是鼻子能嗅的享受。而聞香后入口品茶,則是味蕾的享受了。茶器的收藏利用,使五官對飲茶這一生活消遣有了更為直觀的體驗。而這些體驗的流暢進行,又可清心消氣,愉悅身心,使茶人在其間有所感悟,達到思想上的放松清零。

如此,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,在茶器的收藏助推下,有了具象體驗。甚而,其中所富含的哲學意味,亦通過這一過程得以表露,是對佛理的詮釋及頓悟。

最后,茶器收藏作為居所室內設計的元素,為生活的空間布置增添古典意味。

茶器在宋、明朝文人雅士的生活中扮演著至為重要的角色。焚香、點茶、掛畫、插花之宋人四藝在明朝得以延續。明朝文人將品茗視為上等生活藝術。他們通過對茶具、人數、環境、氛圍的規范來表達對茶事的虔誠及熱忱,并在空間的構造上更傾向隨心所欲之浪漫風格的塑造。也正因為如此,茶室的獨立建筑才在日后成為可能。

日本至今還普遍保留有舊時茶室。他們在茶室氛圍的營造上追求一種和敬清寂的境界。所以,在茶室空間的設計上,封閉與開放這一矛盾兩端被融合得恰到好處。既對空間大小加以控制,又對人在接近自然及思想領悟上予以開放。而茶室中所制定的繁文禮節,則突顯了茶人精神,是一種國民素質的整體體現;然在這嚴謹之下,又擁有一期一會的閑雅意趣,是對自然的親近與敬畏。

如今,這種文人雅士的茶室生活正被越來越多現代人所模擬、追求。他們通過對茶器的收藏及擺設,來重現當時樸實清雅的生活場景。并借此以茶(茶器)會友,使人與人之間的交流更為平實和善。

茶器收藏,使藝術品為人所得更趨于生活化,并漸漸演變成一種生活方式。透過其所傳遞的茶道理念,亦在潛移默化中影響著人們的生活習慣、態度及思維。

發掘日常生活中的美才是傳達藝術理念的根本,而這往往也蘊含著最為質樸的文化寓意。茶器收藏使這種發掘成為可能,并提倡一種茶居生活,在日常中逐步擴大影響。這或許也是近年來茶器在拍場上能持續受到關注的原因吧,它使收藏與生活之間更為貼近。(來源:集珍文化作者/繡蓮圖/福建東南拍賣)

紫砂文化:當代紫砂文化價值回歸


新世紀十年,當代紫砂陶瓷藝術在各種危機的沖擊、考驗下,實現了跨越性的、堪可告慰的轉型,更加以文化內涵作為藝術定位,逐漸在當代中國各門類藝術發展中,鞏固進而凸現出自己的存在地位和存在價值,乃至成為藝術收藏和藝術市場新的追蹤熱點。此次展覽展出的紫砂作品,就是地處宜興的無錫工藝學院的教師和陶藝大師們上講臺、進陶坊,勤奮實踐,勇于創新,既尊重傳統,又蘊涵現代意識所創作的紫砂陶精品力作,其原創性強,風格各異,制作工藝精湛,體現了學院派陶藝家的創作實力和宜興當代陶藝風貌。

對于真正的陶藝家來說,藝術是靈魂最好的載體,陶藝家將對生活的體驗轉化為一個個嶄新而獨特的藝術生命,陶藝家的思想與情感便得到了很好的寄托。對于當代陶瓷藝術的發展方向,西安財經學院文藝系教授沈奇先生提出了三個觀點,正契合此次展出作品的整體風貌與藝術追求。

簡約化:東方美學的基質在于簡約、自由、合心性。具體而言,就是虛靜為本,澄懷觀照,空納萬境,靜了群動;就是以少勝多,不以多為多;就是天人合一,法自然、師造化,自然為大美。但長期以來,受主流意識形態倡導的宣傳、代言、主旋律等影響,以及西方文化潮流的影響,當代中國藝術界一直是在做加法,無邊界也無中心地探索求變,唯新是問,唯視覺沖擊力和展覽機制是問,失去了素寧內斂的文化根性?,F在不少紫砂陶藝家紛紛回過頭來做減法,守住化繁為簡的底線,重新在簡約的本質特性上下工夫。

精致化:比之古典陶瓷藝術來說,當代陶瓷藝術從創作理念到制作工藝、技術手段,都要豐富精良得多,但為什么所成就的作品卻沒有古陶古瓷耐看?問題的關鍵在于缺少靜氣。今天的藝術家們大都過于急功近利,很少能像古人那樣靜下心來,別無掛礙地把一件事情盡善盡美地做到極致,習為廣大而難成精微。越是粗制濫造魚龍混雜假冒偽劣成風的時代,真正的陶藝家越需要沉得住氣,抱元守雌,精益求精,品質為上,苛求完美,才能脫平庸、超時尚,經得起時間的考驗和歷史的認證,免蹈曇花一現或各領風騷三兩年的覆轍,這點已成為大家的共識,并逐步在作品中體現出來。

文化化:觀賞宜興紫砂壺,外行看器形、看紋飾;內行品氣息、品內涵。紫砂泥的資源固然有限,也有優劣之分,但卻不是作品價值評判的關鍵因素。判斷紫砂壺的價值,貴的不是原料,而是其文化含量。作為中國文化和中國藝術精神的器物化,紫砂壺若沒有深厚雋永的文化氣息和精神內涵灌注其中,那就只是一件好看而不耐品味的形而下之物件而已,比之古董低價,比之工藝掉價。經由泥與火的熔融,賦予紫砂壺以詩的靈魂,方是紫砂壺藝術存在的真諦。一方面,今人不能做古人,陶藝家必須進入現代語境,表現現代人的生命體驗和文化思考;另一方面,面對西方強勢話語影響的焦慮,如何表達我們自己的現代感,以及再造我們本源性的藝術精神與審美感受,已成為現代陶瓷藝術深入發展的關鍵。而這些問題的解決,需要從文化的角度切入思考和探求,僅僅依賴一點點觀念的更新和技藝的琢磨,顯然是不夠的。說到底,生逢其時的當代陶瓷藝術家們,面對機遇與挑戰,最終的命題還是那個繞不開的老話題:回到修養更為全面和更為超邁的文化修養,進而以文養心,以心養陶,道和器并重而摶土為玉!

紫砂文化


走進惠風堂的“片瓷山房”紫砂展廳,各種展品陳列有序。既有珍貴的紫砂模具、紫砂殘片標本,更有程壽珍、邵景南名家制作的紫砂壺、太白醉酒雕塑等。其中鶴立雞群的當數一把長沙出土的明代四系提梁大茗壺。此壺口徑10.9厘米、底徑22厘米、高19.2厘米、腹周78厘米、器重2400克,可容納6800克水,當之無愧地成為紫砂壺中的巨無霸,比1965年南京中華門外馬家山明代太監吳徑墓出土的高17.7厘米的提梁壺還大,觀者無不嘖嘖稱奇。據了解,大茗壺的制作為手工捏作,壺體如罐,分三段拼接,平底、四系、曲流略呈方形,壺腹內一方形出水孔,早期工藝品制作特征明顯,壺口平直,棱角分明,總體造型顯得古樸圓渾。

另一件稀世珍寶為江蘇泰州出土的絞胎紫砂壺。這把絞胎紫砂壺造型酷似掇球壺。圓執、曲流、圈足。翻看底足,露出絞胎泥質紋理,絞胎所產生之紋飾如雞翅木華美清晰,外觀與后配雞翅木的壺蓋宛若天成。不同于一般無釉紫砂壺,當時工匠還在壺體外罩透明釉,類似給家具上一層透明漆。不僅起到了很好的保護作用,而且使絞胎紋理顯得愈加美麗。據張浦生教授介紹,江蘇泰州博物館也藏有一件絞胎紫砂壺,絞胎紫砂壺是古代陶瓷工藝新發現,國內總共才存有3件,其稀有程度可見一斑。

張浦生從1957年開始從事古陶瓷文化的研究與實踐,四十余年而不輟。他不僅是享譽海內外的“青花王子”,而且對紫砂研究亦頗有建樹。此次張浦生將自己珍藏多年的出土紫砂標準器、紫砂瓷片藏品展出,給廣大古陶瓷的收藏愛好者提供了難得的觀摩、學習機會,充分體現了張浦生“以瓷會友,弘揚文化”的精神。

紫砂文化:紫砂之道


雖然品茗用具在藝術品拍賣中的市場份額相對較小,一直處于配角地位,但是它們所具有的收藏價值卻是不容忽視的。尤其是紫砂壺,它不僅是我國獨有的鑒賞兼顧實用的傳統茶具,而且也是歷朝文人墨客的賞玩之物,在中國陶瓷史和物質文化史上有著非常獨特的地位。

據記載,蘇東坡被貶居宜興蜀山時,留下多首品茗之作,記錄了他對宜興美茶、美水和美壺的喜愛。而從與蘇東坡同時代的文人所留下的詩詞,也進一步證實了當時文人墨客對于紫砂壺的喜愛。發展至明朝成熟后,“一壺重不數兩,而價重一二十金,能使土與黃金爭價……”紫砂壺的價值更進一步受到人們的珍視。同時,由于文人的參與,使紫砂壺完成了從工藝品到藝術品的轉身。

據了解,紫砂壺的創始人是明代正德——嘉靖時的龔春。在吳梅鼎的《陽羨瓷壺賦·序》中曾寫道:“余從祖拳石公讀書南山,攜一童子名供春,見土人以泥為缸,即澄其泥以為壺,極古秀可愛,所謂供春壺也?!惫┐簤?,當時人稱贊“栗色暗暗,如古今鐵,敦龐周正?!倍潭?2個字,令人如見其壺。如今,流傳的供春壺多是仿品。顧景舟有一件仿品,價格在60萬港幣左右,可見供春壺的藝術價值多么珍貴。龔春傳時大彬、李仲芬。二人與時大彬的弟子徐友泉并稱為萬歷之后的明代三大紫砂“妙手”。

在2010年嘉德春拍中,一把1948年由顧景舟制、吳湖帆書畫的“相明石瓢壺”就以1232萬元創出紫砂壺拍賣世界紀錄。此石瓢壺原是紫砂傳統造型。顧景舟集各家之大成,創出自我,壺上宜書宜畫,一改清初以來纖細繁瑣、堆砌浮華之氣,刻意追求線型的流暢舒展,反復權衡比例的協調秀美,顯現了簡樸大方的氣度。

紫砂制壺自萬歷朝以來,歷代名家輩出。清晚期文人制壺更受青睞。嘉道時期由陳鴻壽設計,楊彭年制作的曼生壺即是文人茗壺中的經典之作。今年,在嘉德春拍的另一專場“柔翰清心——書齋雅器紫玉金砂”中,一把“清道光彭年款曼生銘漢鐸壺”,以72.8萬元成交。

紫砂不僅僅是一種泥料,更是一種文化。品名壺,也就是一種超越時空的會話,一種意識形態的交流,從而在壺中感受一種強烈的藝術感染力。如果帶著文人藝術的眼光看紫砂壺,則體現了文人畫的另一種形態。

相關推薦
国产日韩欧美一区二区三区三州,亚洲av大全在线看,亚洲国产二码三码,亚洲美女Av综合激情五月